【暴风雪1942】第0章

2009-11-26 19:59

楔子
01.
1942年.1月。

“啊哈,你们在这里。”通信连的中队长加卡的到来显然把其他人吓了一跳。
“该死,我差点儿就拔枪了。”
“快进来!”

淡金色头发的青年笑嘻嘻地爬进奥佩尔装甲运输卡车的后部,厚厚的棉布帘在他进来后马上又被其他人合上。卡车空空如也的后部如今坐着三个人,都穿着武装党卫军黑色双衬里的野战服,三个人的中间放着小型酒精点燃器,架着一只铝制餐盒,餐盒里没有食物,倒有一些雪在融化。

“噢,这里也冷得和地狱似的。”加卡忍不住脱下已经被牢牢冻僵在自己手上的两层手套,凑过去拿手掌靠近酒精燃器的火苗。

“总比呆在外面好一些。我这里……”501重装甲连的罗伊斯维特中队长附身去背后的杂物里拿什么,厚重的衣裤使他不得不在弯腰的时候费了点力气。“……恩,36年产的佳酿。”罗伊斯维特把这瓶“胆小鬼”拿出来的时候引起了一阵欢呼。
“我们正在商量明天的部署。”拿着地图的502重装甲连的阿贝尔边说边瞅着加卡喝下了几口“胆小鬼”,“团部今天下了新的指令。他们明天会在卡尔沃特村组织一次突击。”
加卡点点头。把酒瓶递给就坐在他身边的维廉中队长。

“谢谢。”维廉摇摇头,继续在一根皮制长带上打磨他的党卫军匕首。
“嘿你是不是发过誓,即使冻死也不沾酒?”加卡揶揄道。并把酒瓶还给罗伊斯维特。
“还有烟。”阿贝尔笑着补充。他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个快三十岁的人,营里的军官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娃娃脸贝利”。

“明天我可以带我的人守住这座桥。苏联人就没办法从后路抄上来了。”罗伊斯维特指了指地图上一处环形口。然后他也喝了一口酒。最后有些依依不舍地把酒瓶重新拧紧,藏好。罗伊斯维特。冯。柯德威勒来自东普鲁士容克家族。一头几乎近于白色的淡金色头发。和烟酒不沾的维廉中队长相比,他经常能够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保留几瓶“存货”。但是如今这瓶“胆小鬼”,恐怕已经是他所有藏品里最后的一瓶了。自从帝国第三装甲师在德米杨斯克地区被包围以来,他们的供给一直成问题。

“那么我来堵住侧翼。”刚才一直磨着刀的维廉也凑了过来。“如果需要的话,我会添派人手帮忙保持前方道路敞开。”等他的脸部挪近火光的时候,左脸上那道几乎贯穿了整个脸颊的伤疤令他毫无表情的脸更加冷峻。整个帕兰伊战斗群里的士兵,包括那些外籍军团的人,恐怕都时有关于这个男人的风闻。虽然作战的时刻他的确是一位堪称靠得住的优秀指挥官,然而关于在莫斯科战役中,他曾经违抗命令亲自烧死四十名苏联战俘的传言,一直使他的风评欠佳。虽然谁也没有证据,甚至都没有目击者。加上他无论如何也不沾烟酒,行事冷漠的作风。即使是他自己连队的士官们也偷偷称呼他为“长疤”。

“我会配合摩托化步兵营那些伙计们打开缺口。”阿贝尔揉了揉太阳穴,“我们加起来也一共只有55辆‘虎’呢。”其他三人耸了耸肩。都保持了一会儿沉默,因为他们都知道阿贝尔接下来要说什么——连弹药也眼看着不够了。

“好了兄弟们。别那么愁眉苦脸。”加卡说道:“我听说帝国师的家伙们现在就在离我们这里一公里远的地方,明天我们一定要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让那些斯拉夫人瞧瞧。”
其余三人点点头。

02.
“艾克中校发来的电报说,明天会在卡尔沃特村进行反击突围。”西蒙副官进到房间里的时候,发现安德尔旗队长还没有睡。“抱歉。”西蒙顿了顿,然后举起右手,“元首万岁。”
“元首万岁。”安德尔旗队长随即示意自己的副官随意一些。
位于前线阵地后方5公里的团部如今坐落在一座名叫瓦尔兹的村镇的建筑物里。这里原先是一家普通的旅馆。第二装甲师 重装团的团长安德尔收起桌上的地图册。“苏联西北军团那里呢。”他疲倦地揉揉眼睛。
“暂时没有行动。昨天将他们打退之后,也许是去调集回防了。”西蒙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仍然没有云彩。如果明天是个晴天的话,飞行大队应该就可以出发投放补给给包围圈内三师的弟兄们了吧。
“不知道那些家伙怎么样了。”安德尔站了起来。“我听说他们的重装甲营情况可不乐观。”
“如果能够撕开苏联佬的防卫圈,我们就能给他们送去一批坦克和补给。即使没有空投,可以先把二师的补给运过去。”

说着安德尔回过头,露出一个苦笑,“我是不是显得有些不称职?”
“并没有。”副官摇摇头,“那支骷髅师,曾经是您所在的部队。”
“是啊,在莫斯科。”少校叹了一口气。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uranspace.blog128.fc2blog.us/tb.php/1-0e28a7c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