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We were lovers

2010-02-04 02:50

摇滚毛子国歌很好,可是那样实在是太过激烈,循环了几遍发现自己都受不了鸟……

然而一时又不想放扭曲的空境OST,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里的依然是这首We were lovers。四年前的某个时候,当我第一次搬家去BLOGBUS的时候,也是用这首BGM

每次乍听的时候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慨和心酸,这首歌曾经见证了多少时光,钢琴声响起的时候,回忆交错,真的觉得这歌就是合适这样的心境去倾听。在岩窟王里,这首歌也是起到这样的作用。默默倾诉过去的好时光。

那时候刚刚造完威廉,那时候威廉在我的故事里还是个二十初头的金发青年。而现在笔下的维廉,也已二十八了吧。角色也是一种会成长的东西呢。

还有听着这首歌的时候边在寝室画尤里蜀黍。那时候尤里也只是个外表高贵,内心口胡的476岁血族而已,这么说,过了今年他也已经480岁了呢。去过的位面也很多,从“朱利安先生”,到红毛和克拉卷的蜀黍,再到白湾亲王,然后,我看见这个永恒之夜的宴会主人轻轻化为夜晚的神话。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这个角色变得相当相当深邃,并且已经不需要创造者多添什么笔墨,而变成独立的存在了。

其实对我的人生来说,这个角色也绝对是那个扇动翅膀引起暴风雨的蝴蝶。他的诞生所引发的一系列的影响,延续至今。

造物主偶尔也会造出这样令自己的运命也会受到影响的作品呢。正如魔戒之于熊猫彼得,哈波波之于罗琳阿姨。
当然,我从正常少女变成基腐之友也是从……造了这个角色以后……开始的吧……阿……

最重要的是,我曾经觉得这首歌非常适合尤里拿来唱,比如露出难得的忧桑表情坐在钢琴旁边敲起琴键,月光和午夜的城市也在歌声里变得宛如隔世。在四个多世纪前的某个地方,有一颗心曾经也鲜活地跳动,它也曾经属于一名年轻人,这名年轻人是否曾在阳光下奔跑,他是否有许多个朋友,是否曾经给心仪的姑娘写过诗,是否曾在某个暴风雨的夜晚策马决斗……如今的四个世纪后,他所爱的一切都早已凋零消亡,甚至于连他自己也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他已无法选择死亡。

然后一曲终了。这名有着一头银白色头发的血族说不定会保持难得的一两秒钟的回忆,然后又露出那种啥都不在乎的笑容去调戏他的后辈们。

会在棺材里装挂壁显示器,会去夜总会消遣,会恶作剧地威胁人,会让即使同为密盟的那些亲王头痛到只要一听见尤里西斯要来拜访,就拖家带口逃离城堡,能折腾,但是重要的东西被夺走的时候会发飙,会拥有无比强大的气场,然而平时只是个因为接近不了猫咪而满头黑线的480岁的老妖怪。

那是永远不知疲倦地活着的血族。
(等等,为啥这篇最后又歪到尤里身上去了?!……果然这只一放出来任何剧情都要被强制抢掉戏份阿阿)


留言

  1. 阿贝 | URL | -

    哦哈,We were lovers,这首歌有多少回忆……
    没错,角色有时候就是会随着人一起成长,但又独立于时间之外,甚至在很久以后你一回头,会发现他们依然在那里。
    ……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不过尤利确实已经成为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也许他就一直一直留在那里,无论你何时回头。
    你说的没错,他是永恒宴席上微笑的主人。

  2. 沙 | URL | -

    尤里的抢戏气场一直很强
    但他永远都那么难以捉摸……话说,正经的尤里很久没出现了= =
    【坑太多了,填掉一些啊,捏豆包

  3. 安德 | URL | -

    十分喜欢这首歌。

    看。。。拥有巨大月球表面的豆包。
    我很喜欢你那个角色w

    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神秘的角色呢……啧。
    [我不是说我因为JS而变成了JS远目……]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uranspace.blog128.fc2blog.us/tb.php/14-b863a2f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